热烈庆祝电子科技大学建校六十周年!1956-2016

为公明德 为实尚善
培养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素质管理人才。

专题信息

【榜样公管】静心沉淀,立志前行——记我院2017级城市管理专业本科生蒲程衍

发布时间:2019-05-28 09:13:36来源:学生科 查看次数:

笔者第一次见到蒲程衍是在学院2019年优秀学生表彰大会上,他作为学生代表在第二篇章初上台发言。一开始笔者认为,蒲程衍可能在台上展示的都是“老套路”:学习成绩如何优秀,学生工作和社会实践经历如何丰富,科研成果如何突出等等。但另笔者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外表腼腆的男生居然是单簧管十级,获得过四川省第五届大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全国第五届大学生艺术展演啊一等奖、第二届“志清杯”全国管乐演奏大赛业余组一等奖等荣誉,看起来与他曾经获得的“唐立新奖学金”丝毫无关。抱着这个好奇,笔者试着接触了蒲程衍,了解他身后的经历和故事。


音乐之翼,缘于成电

蒲程衍第一次踏入成电的校园是在高考前5个月,和其他艺体生一样,在九州厅里焦急地等待着自己的入场测试。从7岁开始学习乐器,已有十余年乐团经验的他已与语音画上了约等号。“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想起那场考试,他依旧记忆犹新,“考完下来一度以为自己崩了”,在踏出考场的那一瞬间,“我脑袋都是空白的,神经太过于紧绷”。

凭借着艺术特长生的身份,他结缘成电。早在大一开学前的暑假,在初次的大学一瞥中,便跟随校交响乐团参加四川省大学生艺术展演,在此之后参加全国大学生艺术展演与数十场校外巡回演出与多次专场音乐会。“我以前是个会怯场的人,只要有光打在我脸上,我的脸就通红”,而在一次次登台演出的积累后,胆量逐渐被锻炼了出来,“我真的很感激这些活动和比赛,它们不只在一个方面帮助了我。”

“音乐让我意识到了,除了日常生活外的另一个世界,它是纯粹的、异彩纷呈的,高于世俗的。”在班级活动中,乐器的特长也给他带来不少帮助,在优秀班级答辩、班级分享会、班级活动中,单簧管扮演了独特的角色。当他说起音乐,他总是兴致勃勃。除了对于音乐的喜好以外,如果说音乐给他带来了什么,那一定是如何忍受孤独,从一次次的片段联系到四乐章协奏曲,从忐忑不安到泰然处之,相同的心态也为他的学业学习添砖加瓦,平静的内心让他沉心于专业学习与思考。


钻研专业,寻找兴趣

专业学习是大学生活的首要任务,而对于专业的兴趣就比如是四年来的助推器。蒲程衍认为,行政管理的对象是政府与公众,但归根结底它的主体是人,因此是要带着人文关怀的热爱与以人为本的视角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当带着更多的是一份责任与使命去钻研行政管理学科时,便会获得更为深刻的反思与旷阔的学科视野。而特别对于文科学习,更多应该注重“由死变活”的内在规律。先对于既有的专业知识归纳整理、熟练掌握与应用,再联系实际社会问题,由浅入深地进入专业学习。“文科学习是个长期的过程,并不同于理工科的立竿见影,在很多方面上体现出的是平日的积累和人文素养,因此更多的需要有底气、有依据的思想与论点。”蒲程衍告诉笔者。

对于专业抱有兴趣的他,在大一时期便参与了专业相关的科研活动,走访高新区各大医院与医养结合中心,参与社保书籍的编写等工作。与此同时,与学姐学长的交流也使他获益匪浅。“往往学长学姐的分享是毫无保留的,他们会给你更多的启发与更实际的意见。”不论在专业学习还是课外活动抑或科研活动,来自学长与学姐的帮助使他快速成长起来,越发适应大学的学习生活。

在日常的学习中,他更注重效率而不是时间,“我是一个挺笨的人,所以更需要有效的方法”,日常课程学习中,他更喜欢和老师与同学的交流和沟通,“就怕没有问题”。在大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期里,他每天六点钟起床学习,每天都坐在书桌前,“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无效学习,在精神不佳的状态下,只是消极接收知识,睡一觉就忘了。更多地还得依靠自己的主动有效记忆与理解。”蒲程衍如是说。



放眼世界,逐梦海外

蒲程衍讲,第一次眼界的开阔始于学院的冬令营活动,在美国的三周让他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学习视角。“在课上老师并没有直接切入主题,而是让我们列举出了城市中存在的各种问题,紧接着让我们提出解决方案,然后让大家对每一个方案进行评估,最后总结出政策制定的流程与所涉及的利益群体。”而这样由浅入深的学科思维也使得蒲程衍在后续的学习中获益颇多,在分析问题时有着更为显著的提升帮助。“美国之行让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人和事,更为多元的环境使我感悟到了不同学习环境,我希望能够学习到更前沿的学术方法与学科思想。”而这段短暂的游学也为他之后的出国读研奠定了思想准备。

在准备出国考试时所遇到的困难,也使得他差点放弃计划。托福与GRE考试首当其冲,成为两个拦路虎,占去了课外大多数时间。在积极的准备后,初次尝试的托福成绩并没有达到蒲程衍所满意的分数,使得他重新思考之前的学习节奏与方法,“这也间接地倒逼我,合理的安排时间与提高效率,摸爬滚打出了很多经验”,而如今他也积极地为量化考试而努力。

而谈及未来,蒲程衍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我觉得我们还太年轻,接触的信息未免不够全面客观,所以我也不喜欢太匆忙对未来定义。” 大学两年间的学生活使得他比入校时改变很大,“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过我知道我不想要什么,我不想要毫无目的的生活、没有价值的工作,”蒲程衍笑着说,“我是一个幼稚的人,但我希望自己的倔强与坚持能一直伴随着我,大学是我人生的新起点,它教会我责任与担当,奉献与理想。这是一个追梦的时代,这也是一个民族复兴的时代,这也是我们的时代,生活不止,奋斗不息。”